首页 »

日本红色间谍曾在此居住?党的领导机关为何隐蔽弄堂?且听他在现场道来

2019/8/14 6:26:51

日本红色间谍曾在此居住?党的领导机关为何隐蔽弄堂?且听他在现场道来


雨很大,站在位于黄渡路107弄15号的李白烈士故居门口,61岁的张家禾衣裤湿透,却沉浸在历史中慷慨激昂:“在农村武装斗争中,人们面临的最大考验是牺牲。而在城市斗争中,共产党员被捕后不仅要面对死亡,还要面对长时间的肉体折磨。1948年12月30日,李白在这间屋子里发送情报时被捕,1949年5月初牺牲,长达四个多月时间里,身受30多种酷刑……”他身旁的大学生听众中,几名女生的眼眶湿了。


记者采访这天,瓢泼大雨突然而至,张家禾“多伦路街区的红色记忆”现场教学却丝毫不受影响。从山阴路、多伦路到黄渡路,淡定的张家禾就这样在雨中边走边讲。8年来,这条全长约2.5公里的路,不知被他反复走了几百遍。
 


从现场教学到成立虹口记忆传讲工作室,这些年,张家禾始终坚持站在传播党史的第一线,再现党的城市斗争历史。党的诞生地里隐藏的许多革命故事,在他娓娓的道来中得以重绽光芒。

张家禾改变了室内讲解的方法,而是在弄堂里慢走的形式,再现了当年鲁迅先生和瞿秋白先生的生活全貌,让学员更深刻地体会到白色恐怖下,隐蔽战线斗争的不易。


唤醒沉睡的红色资源


“老虹口”张家禾身材瘦削,有些不苟言笑,似乎天生就怀着一种历史使命。
 

1977年,作为“文革”后首批大学生,张家禾进入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专业就读。毕业后,他到金沙中学当了两年历史老师,后来调至虹口区委党校担任教职。
 

除了读大学4年,张家禾几乎没有离开过虹口。他有个心愿:“虹口老房子里不缺革命英雄故事,但历史记忆却容易随着时间流逝而淡化。我要争取‘拉住历史’。”


1984年成为虹口区委党校当教师后,他开始把研究重心转移到虹口党史上。他翻阅大量有关上世纪20—40年代民主革命时期的史料和文献,革命史、文化史、甚至地理风俗的演变,和虹口有关的,一条也不放过。因为在市委党校图书馆借阅书的数量极多,他还因此得到了“读者奖”。
 

这一研究,就是30年。
 

渐渐地,张家禾有了自己对于党的“城市斗争史”的研究心得:革命时期,党的领导机关大多隐蔽在旧式里弄中,四通八达的弄堂小路为敌后革命工作的开展提供了有力地形保护。虹口的各种里弄正具有这个特点:恒丰里前门通往山阴路、后门直达宝安路,中共江苏省委就曾在这里秘密开展工作;安慎坊曾是中共中央宣传部所在地。通过查阅相关史书和当时的一手史料,张家禾的结论得到了旁证。


随着研究的逐渐深入,张家禾不满足于“纸上谈兵”。2010年,虹口区发起了新一轮对于虹口党史的发掘宣传,在这个契机下,张家禾深入到红色故事的现场,一边走访考证,一边向当地居民了解房子背后的故事,为此甚至自费买瓜果给居民吃。


有一次,张家禾在山阴路上和居民们聊老房子的故事,一位房主走出来恰好听到,对他说:“陈宝国演的《智者无敌》侬看过伐?里面那个原型中西功,原来就住在这里。”
 

中西功,日本三重县人,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是一名日籍中共党员。这引起了张家禾的好奇,他翻阅了很多资料,发现只有《虹口区志》上寥寥记了几笔,关于这个人的其他史料,几乎一无所知。
 

通过阅读中西功的著作、到档案馆查阅当时的一手史料,中西功的面目逐渐清晰了起来:他是一名红色间谍,其提供的情报预测了太平洋战争爆发的时间,为中国抗战的最终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而他谍报生涯的伊始,就在山阴路124弄28号的房里。


随着张家禾的实地探访,更多类似的历史细节“浮出水面”。老宅和在其中住过的英雄们不再是一个个印刷在文献上的方块字,仿佛活了起来。


以张家禾虹口记忆传讲工作室为基地传播红色记忆,挖掘红色故事,开展现场教学,提高党性教育。


一根皮尺里的历史细节
 

经过近半年的实地探访,张家禾将目标锁定在“多伦路街区”。
 

所谓“多伦路街区”,是指以多伦路为轴心,包含其周边马路:横浜路、东江湾路、黄渡路、山阴路以及四川北路的一段,所构成的一个街区,位于上海鲁迅公园南侧。
 

当年,多伦路街区城市斗争高度密集,一批共产党员在这里留下了革命的足迹。多年的教学经验告诉张家禾,这些史料中大有文章可做,如果运用到党性教育中,将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 

张家禾开始梳理手头的研究资料,逐步明确了研究和授课的主题:通过党的领导人的革命活动、文化和隐蔽战线的斗争,围绕白色恐怖下党的城市斗争展开,从党性教育的高度讲述虹口记忆。一门“多伦路街区的红色记忆”现场教学课程,由此应运而生。


现场教学课程把党员、领导干部请到历史发生地、聆听红色故事,比课堂教学更打动人,但现场踏勘准确定位、设计线路科学布局等问题,则尤为重要。为此,张家禾前往现场不下四五十次,有段时间正值暑假,他顾不上休息,顶着烈日踏勘:当时的建筑还在不在?保存状况如何?周边环境如何?教学沿着什么路线前行?时间如何控制?……


他反复研究、调整,不断提高线路设计的科学性,使整个教学布局等符合认识和教育规律。在景云里深处的两幢房子之间,他甚至拿出了皮尺丈量距离。“这是为了和学员更好地互动。可以提问:‘大家目测一下这条路有多长?’然后告诉大家。”张家禾解释说。


2010年11月18日,张家禾在多伦路街区现场教学基地,迎来了第一批学员——江苏省南通市市管干部培训班;随后在12月,又接待了上海浦东新区区委党校教学处的全体教师。经过试运行,课程受到了众多党员的好评,一传十、十传百,越来越多的党组织向虹口区委党校申请听课。


听课人数越来越多,但新问题出现了:参观地点过多导致讲课时间过长、有些老党员体力上跟不上,路线曲折影响讲课效果和观感。张家禾开始反思:现场教学不等同于旅游、“多多益善”并不可取;反之少而精,深入挖掘每一个点位后革命先辈的精神品质,更能起到党性教育的作用。

经过调整后,张家禾将近20个点位,缩短到6个点位,确定了由山阴路起,经四川北路多伦路,到黄渡路李白烈士故居为止的授课路线。其中,鲁迅故居由进门参观改为弄内授课、瞿秋白故居不再特地参观、李白烈士故居的门口则增加总结陈述。


多次授课后,张家禾发现,真实的历史细节比单纯的理论来得生动,党员更容易入耳入脑入心。因此,总结陈述时,张家禾用了大篇幅讲词描述李白烈士牺牲时的情形,再联系到如何在新时期里做好共产党员,这里成了每批听课党员最专注的地方。

 


年轻教师被他的文件袋惊呆
 

去年,张家禾到了退休的年纪。然而,他对党史传播的热爱丝毫没有减弱。


经过近8年的坚持,“多伦路街区的红色记忆”现场教学项目已累计接待学员近400余批,还曾获市党校系统专题课教学竞赛一等奖。一年平均要讲上五六十场,今年“七·一”前后,19天中讲了12场。在张家禾看来,现场教学中,约定了时间就得风雨无阻,还笑称:“我的体力比年轻人还好呢。”


幸运的是,经过各方筹备和协调,张家禾虹口记忆传讲工作室诞生了。传讲,意味着传播讲演,也代表着历史传承。比起埋头搞研究,张家禾更愿意通过口口相传让更多人知史懂史,了解虹口这片土地上曾经发生过怎样血与泪的斗争。

张家禾曾接待过一批联合国官员,向他们着重介绍了多伦路“越界筑路”的殖民史,小小的多伦路华洋杂处,华界警察没有执法权、中国政府没有税收权……这让不曾了解中国近现代史的外国官员们,第一次了解中国革命的斗争史。


有一位党员听了他的现场教学后,专门利用周末“故地重游”,沿着张家禾的讲演路线重走“革命路”,还拍了照片传给他,并在短信中写道:“我在张老师这里真的学到了什么叫‘继承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’,谢谢您。”


如今,有一批年轻人加入了传讲队伍,他们根据自己的专业特长深化现场教学的内涵。越来越多的年轻党员了解了历史、了解了革命前辈们如何在民族危难时当好共产党员。
 

虹口区委党校的年轻教师李银娥,刚加入工作室就被张家禾的文件袋惊呆了:“文件不下七八箱,被整理成一袋一袋的。翻看每一袋文件,都有张老师用红笔划出的重点。空白处,还密密麻麻地写着研究体会。一位严谨治学的历史学者形象跃然眼前!和张老师接触越多,这种体会越深。这也鞭策我们年轻人,要把这门课更优更精地传承下去。”


另一位年轻教师潘秦保,也对张家禾的严谨细致体会极深:“张老师针对不同的学员、班级、年龄结构,要设计出不同的教案,不断地根据实际情况调整教案。现在传讲的路线和内容,和2010年相比已经调整很大了。”


张家禾说自己是个党史的“拉车人”,“研究了大半辈子已经放不下了。我希望可以整合党史资源,打造具有上海特色的党性教育品牌。”让他欣慰的是,这片红色土地的人与事,已在许多年轻的“拉车人”手中接续传承。